休斯敦市中心以西20公里,有一个叫奥克河的富人住宅区。小河环绕,安谧而美丽。那里也是前火箭主帅鲁迪·汤姆贾诺维奇的家。

去年3月15日因病让出教练职务之后,大部分时间,汤帅就在这里静心休养。日前记者受邀去这位NBA名帅家作客。一路上,出租司机喋喋不休:“你是鲁迪的朋友?现在就要去看他?今天我真交上好运了,你一定要帮我,让他给签个名……”

葱郁的树林中,一栋漂亮的两层楼前,远远就看到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。着一件嫩绿色休闲服,鲁迪早已等候在家门口。

一个会意的微笑,一个热情的拥抱。与一年前相比,鲁迪神采依旧,还是那么生气勃勃。

去年3月,鲁迪·汤姆贾诺维奇突然被查出患有膀胱癌,没多久他就宣布让出火箭主教练职务。经过半年多精心治疗,汤帅已完全康复,体内的癌细胞不见了。去年10月,大夫告诉鲁迪,他已不需要接受化疗。一个多月前,鲁迪刚做过一个全身体检,情况良好。

“应该说,现在我已彻底康复。我是个幸运的人。”鲁迪的笑容依旧那么灿烂,还在记者面前比划了两下,“看看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强壮?”

不当教练后,汤帅的生活,彻底改变了。原先当火箭主教练时,整天在外奔跑,与他相濡以沫30年的妻子索菲,似乎早习惯了那种生活。后来鲁迪病了,整天呆在家里,不肯出去见人。两周后,索菲终于忍不住:鲁迪,你到底有没有地方可去?难道就这样一直把自己关在家里?!

鲁迪开玩笑地说。在妻子的帮助下,鲁迪终于开始实施起锻炼计划。鲁迪如今很注重保养,每周都要花不少时间用来健身:一周去3次健身房,进行2次全身肌肉深度按摩,“那可不是一般的按摩,是种特殊的健身方式,不过有点疼。”

丰田中心,还有汤姆贾诺维奇的一间办公室。他目前是火箭的球探,专门负责在美国大学联赛以及欧洲联赛中收集球员情报。照他自己的话说,这叫“重拾老本行”。

麦尔文·亨特与鲁迪一个办公室。亨特说:“鲁迪很少来,搬迁到这里后,他一共才来过3次。”很多时候,鲁迪就在家中通过电脑来完成各方的联络。鲁迪刚买了一个便携式电脑,“以后出差,我就跟你们记者一样,整天带着它了。”鲁迪的神情有些得意。

当教练时在外跑惯了,如今鲁迪也闲不住。他常开车去看全美大学生联赛,有时还会去欧洲,一个月基本上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不在休斯敦。“一个月总要出差1到2次吧,这个频率可不高,比起当初当教练时好多了。现在的出差,轻松多了,看看球赛、做些记录而已。有时去欧洲,我会带上索菲,办完公事,顺道度假。”

从主帅到球探,对于这样一个落差,汤姆贾诺维奇又是如何去适应的?“现在的感觉已经好多了,”汤帅说,“但说实在,内心时不时还会感到难过。”有时候,这种情绪也会失控。所以自交出帅印后,鲁迪从不到现场看火箭队打球。

有时,鲁迪也会从电视上看火箭的球赛。“看过几场,不是全部,”鲁迪说,“你知道,我对火箭还有感情。”

看火箭比赛,汤帅会挑选一个适当的时间,“看自己的心情而定。有时情绪比较平稳,我就会打开电视看一会(火箭),但大部分时候我做不到,所以索性不看。”

从球员到球探、助理教练、主教练,汤姆贾诺维奇在火箭度过了整整34个春秋,他在火箭当了11年的主教练。这是一个被刻上火箭“烙印”的人。在宣布自己不再担任火箭主帅的新闻发布会上,汤姆贾诺维奇泪流满面,无法自禁。

一开始汤姆贾诺维奇不敢看任何体育比赛,“无论是橄榄球、棒球还是网球,什么都不看,那是因为只要一看到赛场,我就不由自主会想到火箭。那让我受不了。”

渐渐的,汤帅走出了那个阴影。去年大师杯网球赛,鲁迪还特意去看了阿加西的比赛。后来,火箭电台的沃纳老头,又拖鲁迪去看了4场德州人的美式橄榄球队联赛,“我终于又能看比赛了,我觉得自己像是迈过了人生的一道坎。”

生活并不都是童话。疾病的侵袭,就好像是对鲁迪的考验,鲁迪说:“人总要不断调整和改变,因为生活不可能一成不变。”

既然身体已康复,是否打算重出江湖?这是一个许多人都关心的问题。鲁迪的回答是:两年之内他不会再考虑复出当教练。

患病后,鲁迪静心休养,也看了一些医学书,懂得了不少养生之道。“当NBA教练,意味着不再有规律的生活、思想压力大、情绪波动无常,这些都对癌症康复病人不利。我不愿冒险,这对家人不公平,而且我也不愿球队和俱乐部因为雇了一个患病的教练而受影响。”直到如今,汤帅仍坚持认为,自己当初放弃主帅很明智,“虽然那是我最不愿看到的一幕。”

前一段,《休斯敦纪事报》一位专栏作家写了篇文章,称今夏“禅师”杰克逊若是离开湖人,汤姆贾诺维奇将是湖人最合适的教练人选。“那完全是那位记者的个人观点,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将复出。至少给我两年的时间。”这也就是说,在2005-2006赛季之前,汤姆贾诺维奇不会考虑复出。

与过去相比,鲁迪的目光更多地投向了欧洲以及美国大学联赛,对NBA反倒知道得不多了。因此当记者问他对哈里斯执教中国男篮队的评价时,他竟惊讶地说:“真的?我可一点都不知道。我真该打个电话,祝贺一下那家伙。”

鲁迪与哈里斯交情不浅。1980-1981,鲁迪还在火箭打球时,哈里斯就担任火箭主帅。1981年,火箭打入了总决赛,与凯尔特人决一死战那一场,哈里斯竟然让鲁迪坐穿冷板凳,没有让他出场,“那是我打的唯一一次总决赛,你可以想象我当时的心情,”回忆起那一幕,鲁迪至今“耿耿于怀”。

好在后来两人的恩怨很快化解,哈里斯帮助鲁迪当上了火箭的助理教练。1998年,当鲁迪率领美国队出征世锦赛时,哈里斯任助理教练,两人曾在一个房间里,连续12个小时讨论篮球和比赛,“在我生命中,那是一次难忘的经历。”

在鲁迪眼中,哈里斯是位智者,“他是个思想者,他总在思考。他去中国执教,对中国篮球绝对是件好事,相信他会带领中国队在奥运会上打出更好成绩。”

与汤帅聊天,不可省略的一个话题,自然是姚明。姚明曾去过汤帅家中作客,“可能因为姚太高了,他一进来,那两条狗就冲着他一个劲狂吠。”说起姚明,汤帅的脸上满是笑容。

汤帅认为,姚明拥有NBA优秀球员的天赋,更重要的他还拥有一个好性格:努力、执着、投入。偶尔看过几场火箭转播,汤帅称姚明进步明显,“他壮了,也更自信了。姚明的到来,已彻底改变了火箭。我一直都认为,姚和‘大梦’奥拉朱旺同属一种类型:他们拥有冠军的心、争强好胜的性格。他们很自觉,所以执教他们,根本不必过多干涉。”

汤帅说:一代伟大球星的诞生,需要时间。“‘大梦’加盟10年后,我们才拿了总冠军。”只要提到火箭时,鲁迪仍习惯地用“我们”。或许他的一生,都将属于火箭。“有时候真的很难想象,自己会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当教练。我和家人在这里生活了30年,休斯敦,还有火箭,已成为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个部分。”

“一朝天子一朝臣”。范甘迪来火箭后,带来了自己的“纽约帮”,而原先汤姆贾诺维奇手下的助理,已各奔东西:吉姆·波伦去了勇士;拉里·史密斯投奔老鹰……体能教练安东尼·法尔松,成了唯一一个留在火箭的“老人马”,整天孤独地走进走出。鲁迪说:“这很正常,NBA中这种情况太多了。”直到现在,那些助理教练们,还与汤帅保持着热线联系。火箭队队员,也牵挂这位前主帅,“大猫”莫布利等人过节都特意打电话问候。“我也很想他们,有机会的话,请把我的这份问候转告给姚,转告给我的队员。”不知怎么,鲁迪的嗓子有些嘶哑。

说起范甘迪,鲁迪汤姆贾维奇鲁迪说:“杰夫(范甘迪)是名出色的教练,他知道如何去带队赢得比赛,尤其在防守方面,他的意识很强。我认为,这种强调防守的打法,对火箭还是适用的。”

对于火箭,汤帅始终充满信心,“火箭连续4年未入季后赛,但这确实是一支正处于上升势头的球队,有姚明、弗朗西斯、莫布利、泰勒这样的年轻球员,我相信我们今年一定可以打进季后赛!”

鲁迪的工作房窗口,正对着一片玫瑰园。春季一到,玫瑰朵朵绽放,争奇斗艳。鲁迪就用火箭队队员的名字,来命名那些玫瑰。

望着玫瑰园,鲁迪总会愣神,回想起自己在火箭的过去。“我常会想起那些美好的时光,不仅仅是手捧奖杯的闪光片刻,还有遭受挫折、大家同舟共济的那段光阴。”

休斯敦的冬季,还没有过去。眼前的玫瑰园,仍一片萧条。“但用不了多久,这里就又将春暖花开了。”鲁迪的话,有些意味深长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etnaguesthouse.com/,鲁迪

Posted in 万搏体育平台


Leave a Comment: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