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etnaguesthouse.com/,伯戈因

从2012年上半年开始,就有媒体对美国联邦调查局(FBI)在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中所起的作用,提出过质疑。

2012年5月,英国《卫报》报道,当月被逮捕的一名克利夫兰,被朋友宣称正是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中FBI特工的一位“卧底线人”,FBI因此被讽刺为“培养潜在的”。

2012年9月,美国《滚石》杂志发表文章《应对“占领”的阴谋》,称FBI曾采取一些不光彩的手段来“渗透”活动者,并认为这“一点都不奇怪”。

在2012年12月之前,媒体只能局限于怀疑,因为并没有确凿证据。可从2012年12月21日开始,一切都不同了,因为证据浮出了水面——在公民正义伙伴基金(PCJF)的要求下,FBI当天披露了一份内部文件,承认在2011年末,一些官方机构在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中,有对示威者“监测、跟踪”及向各大银行“通报情报”的行为。

于是,美国新闻网站AlterNet痛心疾首地问出了全美上下都关心的问题:“你在保护谁?你在为谁服务?”

2011年11月15日凌晨1点,驻扎在纽约祖科蒂公园的几百名示威者,有些已钻进睡袋,有些还在交谈。这时,600名全副武装的纽约警察包围了这个“根据地”,并将示威者赶出睡袋,逐出公园。

祖科蒂公园于是陷入一片混乱,叫骂声、哭喊声不绝于耳。有的示威者默默卷起睡袋,拿上个人用品退出了纷争。更多的人坐在地上不肯离去。警察不由分说,拉着示威者的胳膊,甚至提着他们的头发把他们丢到了公园外。

清晨5点,公园里“安营扎寨”的抗议者已全部被“扫地出门”,曾充满生活气息的祖科蒂公园显得冷漠不已。

就在“清场”发生前两个月的2011年9月17日,上千名示威者聚集在美国纽约曼哈顿区,喊出了“占领华尔街”的口号,反对美国政治中的权钱交易和掌握大量社会财富的金融寡头。

最初,“占领”运动只是和平示威,甚至更像一次有政治主题的嘉年华。除了喊口号的人之外,穿着小丑服的抗议者拿着红布去斗华尔街标志性的铜牛,即使被赶来的警察按倒在地,也不忘表演对公牛的蔑视。还有人打扮成“嗜钱僵尸”,跌跌撞撞地走在华尔街上,让拎着办公包的金融才俊大惊失色。

一些父母甚至会带着年幼的孩童参加示威,可见在人们心中,这只是一次表达意见的机会,安全可以信赖,和平可以保证。他们的标语上写着“我们是那99%”,“政府为银行买单,我们被政府出卖”。

但示威的人并不知道,有一双双眼睛始终在暗处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。随着“占领”运动演变成一场全国性群众事件,几乎没有哪个地方示威者的行为能逃过当地FBI、警察系统和国土安全部的眼睛。

最近披露的这份文件显示,即便是看上去和平的集会,也可能招致暴力对待,甚至遭到安全部队的;即便是旁观者,都有可能被安全部队的水枪、催泪瓦斯或其他防暴措施而危及。

英国《卫报》近日称,这份获披露的文件显示,早在2011年8月19日,也就是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开始前一个月,FBI就已与纽交所就此进行过讨论,并正确预见这场骚乱不会在一个月内发生。而在9月初,FBI就已正式通知了美国的金融巨头们,他们可能会成为示威群众的“眼中钉”。

事实上,早在一年多以前,PCJF就已依据信息自由法案,要求公布这些文件,FBI却想尽一切办法,一拖再拖。直到2012年圣诞节之前,才在得到“会被主流媒体忽视”的保证下,不情不愿地交了出来。

电子文档显示,另有287页的内容在被FBI披露之前就已“删除”,有9处被标记为“超出范围”,14处显示为“复制”。

文件中还出现一些矛盾之处和明显的失误,让人怀疑FBI在“故意散布虚假信息”。如报告的前半部分,错误地将加拿大社会活动组织“广告克星”描述为“认同美国革命的无政府主义组织”。

尽管嘴上承认示威活动是合法的和平运动,但从一开始,FBI就已为其贴上了“潜在犯罪”和“威胁”的标签——这也为其后来的所作所为埋下了伏笔。

当时,FBI派出反恐密探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秘密调查,如在大学中安排校园警察散布信息和传递情报,从海军犯罪调查中心处获取港口工人组织与“占领”活动之间的关系,甚至借助渗透到“占领”运动中的卧底线人,获取民众和平请愿、和平抗议的种种情报。

随后,由FBI、国土安全部与私营大企业家组成的鲜为人知的“战略伙伴关系”开始发挥作用。

早在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爆发前的几天,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就发表了一份书面声明,声称“民众有抗议的权利,如果他们想要抗议,我们将乐于确保他们有举行活动的地点”。

奥巴马则在2011年10月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:“我们面临着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,损害波及全国上下。对于我们金融部门的工作,抗议只是在表达美国人民的沮丧和失望。”10月18日在接受采访时,奥巴马再度确认对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的支持,并声称其与茶党抗议“并无什么不同”。

财政部长盖特纳在10月5日的华盛顿思想论坛中说:“我能体会到美国人那种绝望和看不到未来的感觉,随之而来的就是对公共机构的信任危机。”

“我也对经济状况感到不满,失业率高得离谱,社会不公平的现象愈加严重。”美联储主席本·伯南克当时对《洛杉矶时报》表示,“所以,再一次,我对人们的行动完全理解和同情,这不能怪他们。”

纽约州州长安德鲁·科莫则告诉《赫芬顿邮报》记者,示威者只是在行使他们抗议和发泄挫败感的权利,这才是“民主国家的意义所在”。即便这把“挫败感”的火很快烧到了他自己的办公室门前,科莫州长还是继续对活动表示尊重。

“肉食者”信誓旦旦的保证言犹在耳,不到两个月,位于华尔街附近的祖科蒂公园的“占领”大本营,就被纽约警方强制“占领”,美国各地也随之掀起了对“占领”活动的。

联邦警察使出了催泪瓦斯、辣椒水等各类手段驱散人群,将营地夷为平地,威吓、推搡更是常见。

“蒂姆·弗兰岑的人生哲学是什么?他的政治立场什么样?他是否曾谈及暴力革命?他是否在为将来的暴力革命储备武器?”2011年末,FBI特工秘密上门,暗访至少3位与“占领亚特兰大”活动首领弗兰岑关系密切的活动人士,反复询问上述问题。

在搜查“占领”运动驻扎所在地亚特兰大市中心公园前,FBI就已对弗兰岑的所有情况了如指掌:青少年时期,有吸毒与抢劫的犯罪记录,并在监狱中渡过了自己的19岁;出狱后,修建了一批教习所,帮助吸毒成瘾者恢复健康;现年35岁的弗兰岑是某社会正义组织美国委员会的一名社会活动家,并领导了“占领亚特兰大”运动。

“当被FBI特工敲门时,我那些可怜的孩子们一定都吓傻了。”弗兰岑告诉《赫芬顿邮报》记者。

在一次调查中,一位FBI特工将名片交给弗兰岑的一个朋友,以便他随时“汇报情况”。事后,朋友将其转手送给弗兰岑,弗兰岑于是顺水推舟,打算给特工打个电话,找点乐子。

“我认识一位专家,他了解蒂姆·弗兰岑的所有事情。”他在电话中告诉特工,“那就是我自己,弗兰岑本人。”这位可怜的特工在电话中被惊得目瞪口呆,不知该说什么。

弗兰岑指责特工“吓唬”他年轻的活动家朋友,起初,对方还试图否认,但后来,“他又打算装作这事没什么大不了”。

显而易见,警察逮捕哪个示威者不是随机的,而是目标明确。即使是在熙熙攘攘的抗议队伍中,那些更高调、更直言不讳的活动人士,也往往能准确地成为警察逮捕的目标。”

在警察发出警告、驱散人群前,弗兰岑早已到了人行道上。但一个警察中尉指着他大喊,“抓住他”。于是别的警察费力地穿过人群,抓着他拉到街上。

在这场运动中,美国的国家情报机构从未止步于“监督”示威群众。不仅运动的组织者是“高危人群”、就连大学里的师生,都成了FBI的重点“盯防”对象。

这次披露的文件显示,FBI联合反恐特别小组滥用了“校园联络计划”,先后和22名校园警官取得联系,要求他们为FBI提供“占领”运动的情报。纽约州立大学的一位校警不仅向FBI提供了参加运动的师生的个人信息,还随时报告由学生和教授组成的“奥尔威格占领营”的一举一动。

2011年11月18日,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学生在校园内举行示威,声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“占领”运动。

这时,校警出现在游行队伍前方,要求学生们立刻解散。为了表示抗议,几十名学生手拉着手坐在原地没动。在驱赶无效后,这名校警居然在“上级”的授命下,向学生喷洒辣椒水。

被喷中面部的学生有的摔倒在地,被辣椒水呛得涕泪齐流;有的跌跌撞撞地后退,趴在路边呕吐;更多的学生则互相用瓶装水清洗面部,场面十分混乱。一些气愤的围观者当即加入了游行,大声对校警喊道“真羞耻”。这时,当地警察“恰好”“及时”出现,逮捕了10名学生。

在“占领”运动中,有大量的参与者被捕。仅仅2011年10月1日发生在纽约布鲁克林大桥的抗议事件,就有超过700人被捕,纽约的监狱顿时变得空前拥挤。

大学生瑞恩·赖斯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“占领”运动中,他先后在奥克兰和洛杉矶因为示威游行被捕,而逮捕的过程总伴随着暴力。“我看到过示威者被毒打,被喷辣椒水,被投掷催泪弹,被用橡皮子弹射击。”他说。

在“占领”运动声势较高的4个月中,有超过7000名抗议群众被捕,这些因抗议而住进监牢的人中,有学生、普通市民、老年人、艺术家、记者,还有法律观察家。

“警察利用一切机会恐吓我们”,瑞恩说,“我们悽惨地呆在监狱里,手上的手铐非常紧,有些人甚至因此留下了伤疤。”据他说,在被捕的过程中,很多人都受了伤。他亲眼看到一名从伊拉克退伍归来的士兵萨贝基被警察虐待:“他受了内伤,躺在监狱的地上大声尖叫,希望得到医疗救护。但我看到看守脸上挂着得意的笑,毫不理睬。”

在被捕前,萨贝基遭到过警察的殴打,这段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。站成一排、武装到牙齿的警察面对萨贝基一个人,一名警察用力推搡他,使他节节后退。他试图逃开,但警察用手中的警棍追打他,直到他跌倒在地。

瑞恩说,这次被捕的经历让他完成了蜕变。他不再是坐在学校咖啡馆里谈论监狱改革的学生,而是在高墙内亲眼目睹虐待的目击者。“《纽约时报》上那些令人伤心和气愤的控诉不公正的故事,现在变成了现实。”

从2012年上半年开始,就有媒体对美国联邦调查局(FBI)在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中所起的作用,提出过质疑。

2012年5月,英国《卫报》报道,当月被逮捕的一名克利夫兰,被朋友宣称正是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中FBI特工的一位“卧底线人”,FBI因此被讽刺为“培养潜在的”。

2012年9月,美国《滚石》杂志发表文章《应对“占领”的阴谋》,称FBI曾采取一些不光彩的手段来“渗透”活动者,并认为这“一点都不奇怪”。

在2012年12月之前,媒体只能局限于怀疑,因为并没有确凿证据。可从2012年12月21日开始,一切都不同了,因为证据浮出了水面——在公民正义伙伴基金(PCJF)的要求下,FBI当天披露了一份内部文件,承认在2011年末,一些官方机构在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中,有对示威者“监测、跟踪”及向各大银行“通报情报”的行为。

于是,美国新闻网站AlterNet痛心疾首地问出了全美上下都关心的问题:“你在保护谁?你在为谁服务?”

2011年11月15日凌晨1点,驻扎在纽约祖科蒂公园的几百名示威者,有些已钻进睡袋,有些还在交谈。这时,600名全副武装的纽约警察包围了这个“根据地”,并将示威者赶出睡袋,逐出公园。

祖科蒂公园于是陷入一片混乱,叫骂声、哭喊声不绝于耳。有的示威者默默卷起睡袋,拿上个人用品退出了纷争。更多的人坐在地上不肯离去。警察不由分说,拉着示威者的胳膊,甚至提着他们的头发把他们丢到了公园外。

清晨5点,公园里“安营扎寨”的抗议者已全部被“扫地出门”,曾充满生活气息的祖科蒂公园显得冷漠不已。

就在“清场”发生前两个月的2011年9月17日,上千名示威者聚集在美国纽约曼哈顿区,喊出了“占领华尔街”的口号,反对美国政治中的权钱交易和掌握大量社会财富的金融寡头。

最初,“占领”运动只是和平示威,甚至更像一次有政治主题的嘉年华。除了喊口号的人之外,穿着小丑服的抗议者拿着红布去斗华尔街标志性的铜牛,即使被赶来的警察按倒在地,也不忘表演对公牛的蔑视。还有人打扮成“嗜钱僵尸”,跌跌撞撞地走在华尔街上,让拎着办公包的金融才俊大惊失色。

一些父母甚至会带着年幼的孩童参加示威,可见在人们心中,这只是一次表达意见的机会,安全可以信赖,和平可以保证。他们的标语上写着“我们是那99%”,“政府为银行买单,我们被政府出卖”。

但示威的人并不知道,有一双双眼睛始终在暗处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。随着“占领”运动演变成一场全国性群众事件,几乎没有哪个地方示威者的行为能逃过当地FBI、警察系统和国土安全部的眼睛。

最近披露的这份文件显示,即便是看上去和平的集会,也可能招致暴力对待,甚至遭到安全部队的;即便是旁观者,都有可能被安全部队的水枪、催泪瓦斯或其他防暴措施而危及。

英国《卫报》近日称,这份获披露的文件显示,早在2011年8月19日,也就是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开始前一个月,FBI就已与纽交所就此进行过讨论,并正确预见这场骚乱不会在一个月内发生。而在9月初,FBI就已正式通知了美国的金融巨头们,他们可能会成为示威群众的“眼中钉”。

事实上,早在一年多以前,PCJF就已依据信息自由法案,要求公布这些文件,FBI却想尽一切办法,一拖再拖。直到2012年圣诞节之前,才在得到“会被主流媒体忽视”的保证下,不情不愿地交了出来。

电子文档显示,另有287页的内容在被FBI披露之前就已“删除”,有9处被标记为“超出范围”,14处显示为“复制”。

文件中还出现一些矛盾之处和明显的失误,让人怀疑FBI在“故意散布虚假信息”。如报告的前半部分,错误地将加拿大社会活动组织“广告克星”描述为“认同美国革命的无政府主义组织”。

尽管嘴上承认示威活动是合法的和平运动,但从一开始,FBI就已为其贴上了“潜在犯罪”和“威胁”的标签——这也为其后来的所作所为埋下了伏笔。

当时,FBI派出反恐密探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秘密调查,如在大学中安排校园警察散布信息和传递情报,从海军犯罪调查中心处获取港口工人组织与“占领”活动之间的关系,甚至借助渗透到“占领”运动中的卧底线人,获取民众和平请愿、伯戈因和平抗议的种种情报。

随后,由FBI、国土安全部与私营大企业家组成的鲜为人知的“战略伙伴关系”开始发挥作用。

早在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爆发前的几天,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就发表了一份书面声明,声称“民众有抗议的权利,如果他们想要抗议,我们将乐于确保他们有举行活动的地点”。

奥巴马则在2011年10月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:“我们面临着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,损害波及全国上下。对于我们金融部门的工作,抗议只是在表达美国人民的沮丧和失望。”10月18日在接受采访时,奥巴马再度确认对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的支持,并声称其与茶党抗议“并无什么不同”。

财政部长盖特纳在10月5日的华盛顿思想论坛中说:“我能体会到美国人那种绝望和看不到未来的感觉,随之而来的就是对公共机构的信任危机。”

“我也对经济状况感到不满,失业率高得离谱,社会不公平的现象愈加严重。”美联储主席本·伯南克当时对《洛杉矶时报》表示,“所以,再一次,我对人们的行动完全理解和同情,这不能怪他们。”

纽约州州长安德鲁·科莫则告诉《赫芬顿邮报》记者,示威者只是在行使他们抗议和发泄挫败感的权利,这才是“民主国家的意义所在”。即便这把“挫败感”的火很快烧到了他自己的办公室门前,科莫州长还是继续对活动表示尊重。

“肉食者”信誓旦旦的保证言犹在耳,不到两个月,位于华尔街附近的祖科蒂公园的“占领”大本营,就被纽约警方强制“占领”,美国各地也随之掀起了对“占领”活动的。

联邦警察使出了催泪瓦斯、辣椒水等各类手段驱散人群,将营地夷为平地,威吓、推搡更是常见。

“蒂姆·弗兰岑的人生哲学是什么?他的政治立场什么样?他是否曾谈及暴力革命?他是否在为将来的暴力革命储备武器?”2011年末,FBI特工秘密上门,暗访至少3位与“占领亚特兰大”活动首领弗兰岑关系密切的活动人士,反复询问上述问题。

在搜查“占领”运动驻扎所在地亚特兰大市中心公园前,FBI就已对弗兰岑的所有情况了如指掌:青少年时期,有吸毒与抢劫的犯罪记录,并在监狱中渡过了自己的19岁;出狱后,修建了一批教习所,帮助吸毒成瘾者恢复健康;现年35岁的弗兰岑是某社会正义组织美国委员会的一名社会活动家,并领导了“占领亚特兰大”运动。

“当被FBI特工敲门时,我那些可怜的孩子们一定都吓傻了。”弗兰岑告诉《赫芬顿邮报》记者。

在一次调查中,一位FBI特工将名片交给弗兰岑的一个朋友,以便他随时“汇报情况”。事后,朋友将其转手送给弗兰岑,弗兰岑于是顺水推舟,打算给特工打个电话,找点乐子。

“我认识一位专家,他了解蒂姆·弗兰岑的所有事情。”他在电话中告诉特工,“那就是我自己,弗兰岑本人。”这位可怜的特工在电话中被惊得目瞪口呆,不知该说什么。

弗兰岑指责特工“吓唬”他年轻的活动家朋友,起初,对方还试图否认,但后来,“他又打算装作这事没什么大不了”。

显而易见,警察逮捕哪个示威者不是随机的,而是目标明确。即使是在熙熙攘攘的抗议队伍中,那些更高调、更直言不讳的活动人士,也往往能准确地成为警察逮捕的目标。”

在警察发出警告、驱散人群前,弗兰岑早已到了人行道上。但一个警察中尉指着他大喊,“抓住他”。于是别的警察费力地穿过人群,抓着他拉到街上。

在这场运动中,美国的国家情报机构从未止步于“监督”示威群众。不仅运动的组织者是“高危人群”、就连大学里的师生,都成了FBI的重点“盯防”对象。

这次披露的文件显示,FBI联合反恐特别小组滥用了“校园联络计划”,先后和22名校园警官取得联系,要求他们为FBI提供“占领”运动的情报。纽约州立大学的一位校警不仅向FBI提供了参加运动的师生的个人信息,还随时报告由学生和教授组成的“奥尔威格占领营”的一举一动。

2011年11月18日,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学生在校园内举行示威,声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“占领”运动。

这时,校警出现在游行队伍前方,要求学生们立刻解散。为了表示抗议,几十名学生手拉着手坐在原地没动。在驱赶无效后,这名校警居然在“上级”的授命下,向学生喷洒辣椒水。

被喷中面部的学生有的摔倒在地,被辣椒水呛得涕泪齐流;有的跌跌撞撞地后退,趴在路边呕吐;更多的学生则互相用瓶装水清洗面部,场面十分混乱。一些气愤的围观者当即加入了游行,大声对校警喊道“真羞耻”。这时,当地警察“恰好”“及时”出现,逮捕了10名学生。

在“占领”运动中,有大量的参与者被捕。仅仅2011年10月1日发生在纽约布鲁克林大桥的抗议事件,就有超过700人被捕,伯戈因纽约的监狱顿时变得空前拥挤。

大学生瑞恩·赖斯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“占领”运动中,他先后在奥克兰和洛杉矶因为示威游行被捕,而逮捕的过程总伴随着暴力。“我看到过示威者被毒打,被喷辣椒水,被投掷催泪弹,被用橡皮子弹射击。”他说。

在“占领”运动声势较高的4个月中,有超过7000名抗议群众被捕,这些因抗议而住进监牢的人中,有学生、普通市民、老年人、艺术家、记者,还有法律观察家。

“警察利用一切机会恐吓我们”,瑞恩说,“我们悽惨地呆在监狱里,手上的手铐非常紧,有些人甚至因此留下了伤疤。”据他说,在被捕的过程中,很多人都受了伤。他亲眼看到一名从伊拉克退伍归来的士兵萨贝基被警察虐待:“他受了内伤,躺在监狱的地上大声尖叫,希望得到医疗救护。但我看到看守脸上挂着得意的笑,毫不理睬。”

在被捕前,萨贝基遭到过警察的殴打,这段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。站成一排、武装到牙齿的警察面对萨贝基一个人,一名警察用力推搡他,使他节节后退。他试图逃开,但警察用手中的警棍追打他,直到他跌倒在地。

瑞恩说,这次被捕的经历让他完成了蜕变。他不再是坐在学校咖啡馆里谈论监狱改革的学生,而是在高墙内亲眼目睹虐待的目击者。“《纽约时报》上那些令人伤心和气愤的控诉不公正的故事,现在变成了现实。”

Posted in 万搏体育平台

More about:



Leave a Comment: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